9b13acbfly1fjkldrkmkaj20ku0dw115.jpg
希望,痛苦,等待,希望。
有些事必须经历了才能清楚本质,才能学会妥协。
我躺着,想着什么呢,心呢?
变了吗?
我看不到最后一个字,即使它很明显。
故事总不会是圆满的。
记得,那天,看见“生命很长,美好或者悲伤细数也数不完。”这一行字,突然有了自己的理解,情绪瞬间没了理性。
感性的人往往不善于整理自己的情绪,柔软是他自己最大的敌人。
眼中多了冷暖,心中少了抗拒。
是谁说,人生来就是要活。
开花不结果又有什么。
阴天可以听雨,苦痛可以歌唱。
一切都有它存在的意义,一切又都取决于我们自己。
人们终日徘徊在不如意的笼罩下,信仰就诞生了,可以向它倾诉,可以向它赎罪,可以求它庇佑。这是人们精神的寄托。
不要停下,千万别停 。
我告诫我自己。

有人问过我红雀斑的故事。
大抵就是这样。